前幾天傍晚走在街頭,一個穿著時尚的媽媽走在我前面,身旁跟著一個幼稚園年紀的小女孩,後面跟著一個小五年紀的男孩.。那個媽媽腳步很快,她沒有牽孩子,孩子們沉默地快步追著走。後來走到一個十字路口,紅燈亮起把行人都擋了下來,在這個等紅燈的空檔,那個媽媽突然回頭,劈頭給兒子一個耳光。

P1280615-1.JPG
 

距離約五步之外的我看得愣住了。還來不及多想,綠燈亮了,那個媽媽繼續大踏步地走了,孩子們只是急急跟去。

最近看了一本書,書中提到,永遠不要去評論其他父母的教養方式,因為每個家庭都有個別的情境。我很認真記下這句話奉為圭臬。雖然,現實裡總是隱約閃現讓我困惑的時刻。

記得之前還看過一句話: 一個老師所能負擔的班級人數,取決於他所能應付的家長人數。這句話我也覺得很有道理,家長實在應該多體諒老師。之前孩子在念小一的時候,導師常以不准孩子下課作為懲罰。孩子們在朝會時秩序大亂惹惱了老師,結果一整個半天的課堂,總共四節課,老師處罰全班小孩都不准下課,一直到放學。我考慮很久之後,還是忍不住溫和地去提醒這位第一次帶斑的年輕老師。一年級的孩子,要他們一整個鐘頭不能放風,真的不容易,更何況下課活動活動有助於孩子的情緒穩定,可以請老師用別的處罰方式嗎?

老師回答道,這是目前她用過最有效的處罰方式。效果很好。如果家長有意見,歡迎提出更有用的處罰建議,她可以考慮。老師說,現在老師很難為,又不像父母自己在家裡可以打小孩,還常常對學校老師的處罰方式不滿意。

我知道我該體諒老師要面對三十個小搗蛋的難處,就像我知道我該體諒別的父母有他們體罰的原因。只是我能體諒並不代表我贊成那樣的作法。
我能體諒這位年輕的老師除了禁止下課,想不出更好的處罰方式。於是我沒有再說甚麼。後來整個斑級經營果然每況愈下,我就讓孩子轉學了。

體諒畢竟是大人世界裡一種圓滑世故的藉口,其實就是包裝過的袖手旁觀。年輕氣盛時候的我,總忍不住要跳出來講;現在年近半百,所剩無多的時日,只能選擇性的出手。只是那位媽媽的巴掌,到今天仍然熱辣辣的打在我的心上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iti 的頭像
citi

走走停停

c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