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聽到一個阿嬤聊起她的外孫被打得好兇:"他爸爸生起氣來都拿甚麼愛的小手抽, 抽得腳上一道一道的. 我女兒叫我不要管, 她說現在不把孩子壓到底, 那長大後不就無法無天了?"...layout 1304.jpg

我在旁邊聽著, 心裡一邊想了很久.
壓到底? 坦白說, 在管教孩子的過程, 我也常常陷入這樣的難題.
到底管教是否該以權威的姿態出現?
權威對一個人的成長過程, 到底扮演著甚麼樣的角色?

我算是出自一個父親獨占威權的家庭,
我的父親在管教方面非常嚴格,
我在國小五年級之前通常是三天一小抽五天一大打的在過日子,
連早起忘記跟爸爸說早安都可以被打一頓.
坦白說, 我實在想不起來到底都是為了哪些事情被打,
所以後來看到教養書上說, 體罰只是當場讓孩子受到重度驚嚇,
其實小孩通常都不會記得為甚麼被打, 我真的舉雙手大贊成!
我不清楚是甚麼機制在作用 ( 人傾向忘記自己不愉快的回憶?)
不過事實是我幾乎都不記得被體罰的原因了!!!

所以, 以前的大人會說, 我要打你打到讓你記得, 這真的錯了.
我完全不記得被打那麼多次是為了什麼事情.
我記得被打, 也一直記得當時那種害怕到覺得整個世界就要毀滅在懸崖邊的心情,
然後我到今天都無法自然的跟我父親輕鬆的談笑.
雖然我知道他應該很愛我很關心我.

如果威權管教無法讓孩子記取教訓,
那還剩甚麼? 只剩權威.
用權威訓練孩子知道服從與聽話的重要.
讓孩子知道誰是家裡作主的人, 要求孩子學會服從, 這會讓管教方式變得簡單些;
一個慣於服從, 慣於聽話的孩子真的很討人喜歡,
通常他們長大以後, 在人生裡也不容易碰到大麻煩
可是我應該用這種方式來管教我的孩子嗎? 我不太確定.

必須承認我本來就是比較反威權的人,
( 我們家的四個姊妹都不走溫良恭儉的路線,
不知道這跟我父親的嚴格管教有沒有甚麼複雜的關係  ^^ )
我從來不認為標準答案只有一個.
回頭看看自己成長過程中所認識的人們,
這些年來, 我深深的感覺到,
很多成功的人都不是乖乖牌的個性,
他們通常都有挑戰傳統的勇氣,
他們相信自己只要努力就可以改變現狀.
這種自信, 我覺得一個慣於服從威權的人是沒有辦法做到的.

所以, 我不希望我的孩子聽我的話, 只因為我是媽媽.
我不希望他們長大以後, 對權威只有服從卻完全沒有省思的能力.
可是此刻我有管教他們的責任,
我到底該用甚麼方式才能不借用權威但仍能有效的管教他們呢?

今天早上小二吃完早餐, 忽然說他想玩電腦,
我和爸爸都說他該準備上學了, 早上不可以玩電腦, 結果他開始吵鬧起來.
我和爸爸跟平常一樣, 叫他去房間哭, 不要吵到別人, 哭完以後我們就要準備上學了.

通常孩子吵鬧哭泣, 我們的作法都是堅持我們的決定,
然後請他去房間哭以免吵到別人.
我可以理解孩子因為某種欲求不滿而哭泣,
我也同意他因為失望可以宣洩一下情緒,
( 前提是不可以干擾到別人).
擦乾眼淚, 讓自己平復一下情緒,
給他一點時間搞清楚狀況也搞清楚自己的行為是否得當,
我覺得這整個過程應該算是OK的.

小二果然哭了大概10分鐘就自己停了, 可是他的臉很臭,
我把上課的衣服放在他身邊叫他要換好就到廚房去忙了
大概10多分鐘我再回到房間,
他坐在那邊完全沒有換衣服, 大概是在抗議吧.
他這種挑釁的行為把我氣到差點失去理智.
我馬上變了臉, 很生氣的告訴他, 他如果今天不上學, 那就整天待在家裡那兒也不準去,
一整天都不准玩電腦, 也不准看電視, 甚麼都不准!!

因為我很少這麼兇,
( 一個月大概一次算不算少? ^^")
他害怕得哭了出來, 馬上說不要, 然後掉著眼淚乖乖開始換衣服.
我不理他自己到廚房去洗碗,
其實心裡還是很生氣,
他這麼不聽話居然還敢跟我挑釁,
我很想去大聲的罵他, 
讓他搞清楚不聽我的話是甚麼下場!!

只是, 這樣發洩我的怒氣, 對事情有甚麼幫助?
我的責任是要糾正他的行為, 不是要他屈於我的威嚇;
如果我對他發一大頓脾氣, 他當然會嚇到,
而且可能最近這一陣子都因為怕我生氣所以不敢再犯,
但這是我要的嗎?

這個事件該分成三個面相;
1. 早上不應該玩電腦
這是家規. 家規可以因為孩子的成長與表現作適度調整.
他必須知道光靠吵鬧是不行的,
他可以學習談判式的溝通,
用好的表現爭取更多的自由.
2. 遷怒擺臉色是絕對禁止的.
這是行為的準則. 我必須嚴格執行.
一個容易遷怒擺臉色的人在社會上只有失敗的下場.
孩子必須從小完全戒除這個習慣.
每個人都有情緒, 但我必須協助他學習自我情緒的控管.
3. 任意缺課是絕對禁止的.
這是關係到責任感的行為準則, 必須嚴格執行.
他會因為這個錯誤被剝奪他平常可以享受到的待遇
( 就廣義而言, 拒絕上學也的確會造成他在成長這條路上的損失--)


所以, 他今天整個沮喪是因為出現3件行為都讓大人say no
我可能應該幫他釐清,
哪些是絕對不行, 為什麼,
哪些又是有溝通的餘地, 底線在哪兒, 又該怎麼進行談判式的溝通;
我如果只是大鍋炒飯的對他發一大頓脾氣,
他顯然失去了一些學習思考問題的機會


所以我忍著怒氣把碗洗完,
然後才走回客廳去看他.
這下他已經把該出門的東西都準備好了,
乖乖的坐在門邊的沙發上,
雖然表情還是有點難過的樣子.


首先我把必須嚴格執行的項目跟他說清楚;
" 你剛剛這樣吵鬧是不對的, 你知道了吧? " 我說. 他點頭.
" 現在是該上課的時間, 你該好好去上課, 去學校有很多同學可以一起玩, 姐姐也都每天去學校. 如果該上課的時候待在家裡, 你就不可以看電視, 不可以打開電腦,  也不可以去公園. 因為不上學就是這樣, 就會讓你很多東西就不能玩, 知道嗎?" 我說. 他點頭.
然後我就帶他出門了, 只是一路上他都沒有說話,
就這樣默默的搭公車, 默默的走路, 整整20分鐘左右的時間, 我們都沒說話.

然後到了學校門口, 我蹲下來抱抱他.
其實平常我是不會這樣做的,
所以他應該也感覺有所不同吧,  所以就親了我一下.
" 我知道你很想玩電腦, 可是我們有說過, 你早上不可以玩. 記得吧? " 我說
他點點頭, 可是又快哭了: " 可是我很想玩啊! "
" 你很想玩, 可以跟我說, 媽媽, 我真的很想玩電腦,  如果我今天都沒有亂生氣, 也乖乖做完該做的事, 那晚上可不可以多玩5分鐘?  那我會跟你好好討論這件事, 而且也不會生氣. 你如果只是又哭又鬧, 那我會不想聽你說, 對不對? " 我說. 這樣算是在教他談判的技巧吧?
他點點頭. 坦白說我不太確定他聽懂了沒. 不過他沒再說話了.
" 到學校要跟大家好好玩喔! " 我說. 他點頭, 而且笑了.
我送他進教室, 有個同學看到他就跑過來說, 小二, 我們現在要去洗手喔!
小二笑著跟他說好啊, 然後就跟著跑去洗手檯了. 我跟他揮手說再見.

今天就這樣吧! 我已經堅持了, 已經忍住脾氣, 也已經用我能想到的方式去處理這個問題.
可是他到底聽懂了沒呢? 唉, 也許一直重複很多次, 終究有一天會懂吧?! 如果來得及發現此路不通的話, 我會再來PO文更正新的管教招式..... Orz

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iti 的頭像
citi

走走停停

cit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